KYNIiii

使心中坦然则何事而非快

到了!表白两位大大!@墙纸 @湍行特急 💕

你可不许离开我

不定期更新的日常 最近好忙啊不好意思QAQ保证不是刀子!大概算是小甜饼吧,请食用(依旧占个tag 不喜欢就删掉)
全文九郎视角

-------------------------分割线--------------------------------

“杨九郎演出完以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可不许勾引我!”那天穿着黑大褂的他,站在我身边娇俏的说着。一直以来这句话只是他的一句台词。台上是这么说的可台下他还是一样会跟我回家,结果谁知道今天真的可能是他走他的我走我的了。

我不知道他今天会来接我下班,中午的时候九春跟我商量说:“哥要不今天咱俩抱一个,粉丝也可能会因为这个尖叫,气氛一下就提起来了挺好的。”我一想也是啊,挺好的一个小包袱,也就答应了。晚上也就是按商量好的演出,之前我也提前向他报备了,可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来现场,还控制不住的走到台上指着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像被捉奸在床的感觉。我看向他的眼睛,虽然脸上带着笑意可眼里伴随着眼泪涌出的却是猜疑和痛心。我感受到了九春向后退了一步,我心里何尝不是忐忑不安呢。我看着他落寞的身影渐渐的回到后台,我的心也跟着他去了后台。我是多么想伸手去挽留他可是这是在台上,这场相声还得继续。可我却没了说相声的心思,只想草草结束去安慰我的小祖宗。

回去的路上他一句话也没有跟我说,甚至都没和我一起坐后排而是独自坐了副驾。“杨九郎!从今往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他声音的颤抖着。“后半句呢?”我问。“没有后半句了。我们一刀两断!”我看到他眼里噙着泪水,我想伸手去帮他擦掉,却被他打开。我看着眼泪从他迷人丹凤眼里流出,顺着脸颊流下。滴在地上的那一刻,我甚至听得见啪嗒一声,那时我已分不清是眼泪滴落的声音还是我心碎的声音。

“角儿这就是一包袱!就是台上好玩的!你可别信啊!你是不是最近同人文看多了?我对你好不好你不知道吗?都怪那些粉丝天天写什么不会非写什么刀子!你别往心里去!我对你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吗?是不是?”我看着他眼里的尖锐渐渐被我的话语磨平,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就接着说到:“你放心我一直都是你的九郎,我不会跟别人跑的,好不好?更不会背着你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就在这儿呢啊,放心吧,我不跟别人走。我就是你一个人的杨九郎,好不好?”我看到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心里这才安定下来。

“杨九郎你个小眼八叉的!趁我不在就跟别人乱来是不是?还说什么我跟九春一样,什么伺候个胖子!你想怎么着啊?她们说我和九春一样硌,我硌吗?啊?”我看着他脸上还挂着泪水却硬撑着数落我的样子,只感谢上天让我遇上了这么一个小可爱。“不硌,角儿。”我笑着看着小孩子脾气的他,轻轻的在他唇上留下我的印记,专属于我一个人的印记。“现在我跟你印上标记了,我不能跟别人跑了,你放心吧,到家了。”

“杨九郎你不要脸你!”他喊着。

“我不要脸你不也被我迷的晕头晕脑的么?”

“你轻点儿!疼!”他尖叫着

我记得最后,他躺在我怀里嘟囔着

杨九郎,你可不许离开我......

------------------------E------N------D-------------------------

家庭教师.aui

为了写文努力复习英语也是没sei了😂感谢各位大大的喜欢,争取日更,比心💗(依旧占tag各位要是不喜欢就删掉  幼儿园文笔请见谅 今天只是铺垫明天就发小甜饼啦 感觉今天通篇废话不好意思)

家庭教师.aui【二】 

张大少爷心里正犯着嘀咕,杨九郎打量了张云雷一眼,“这男孩子只十五六岁的年纪就长得眉清目秀,要不是留了个利落的短发还真像女孩儿!这要是哪天有幸当了我媳妇我就赚了我!”杨九郎腹诽道。可表面仍是淡定自若,问道:“怎么?不打算让客人进去么?”张太太也从房间走了出来,甜甜地一笑,道:“您就是杨老师吧,欢迎欢迎,我们家磊磊的情况您可能也已经知道了,还拜托您好好教教这孩子,这孩子聪明是聪明就是不好好学!”张太太一边说着一边将杨九郎领进了张云雷的房间,又道:“今天磊磊爸爸在书房有事儿您就在磊磊房间先给他上一课您看行吗?”“行,只要不叨扰您工作就行。”杨九郎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心里也想看看这位大少爷的小房间是什么样的。

等杨九郎进了张云雷的房间,张云雷才关上了家里的大门。他仔细查看了玄关的每一个角落,确保这位杨老师不是真的来拍《 King Of The Hill 》真人版的才放心回了房间。这张大少爷的房间,并不像杨九郎想象得那般富丽堂皇,偌大的房间里仅是一张大床,木质的衣柜,整齐的书架,干净的书桌。杨九郎想想自己十五六岁时,便成天沉迷于游戏,没日没夜的看球。而这些活动在张大少爷这里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从这敞亮干净的房间来看这张大少与别人描述的性格可能有些出入”杨九郎心里想。毕竟师范大学为了老师更好的教育学生都会开设心理学课程,杨九郎根据从课上学来的知识判断了张大少爷的性格:可能在平时一个人的时候很少说话的人吧。

这枕头上还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真是经不起表扬。杨九郎想着,想帮张云雷把床上这团黑色的“垃圾”清理掉。还没等杨九郎走到“垃圾”前,这“垃圾”突然动了动,杨九郎眼看着这团垃圾由椭圆变成了一个圆圆的脑袋,两只尖尖的耳朵,一个长长的身体,四肢纤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是猫!杨九郎很熟悉这个身影,那场梦境中也是这样的身影,幻化成人,与他行云雨之事。这样的一场荒谬的梦境让杨九郎从此看见猫都绕道而行,离猫三米就会尖叫,生怕哪天梦境成真。杨九郎看着曾经被自己当做“垃圾”的猫直冒冷汗,这时张太太敲门道:“不好意思杨老师,我忘了把猫给抱出去,天天,来!”只见这猫乖巧的从床上跳下,轻快的绕过杨九郎,跳进了张太太的怀里。“杨老师啊,我跟磊磊爸爸等会要出去一趟,你跟磊磊两个人在家没关系吧?”张太太抱着猫说。“没事没事。”杨九郎只盯着那猫根本没有注意张太太在说什么。直到张云雷拿着毛巾递给杨九郎:“擦擦汗吧,多大人了还怕猫说出去不怕人家笑话。”“管着吗!”杨九郎接过毛巾说。心里是:这孩子声音也动人呢,如果能天天听到这清澈的嗓音就好了。这时张云雷偷偷拍了一张杨九郎的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里,配文是:

夭寿啦,家庭老师是真人版鲍比希尔,可惜吧是个瞎子,都上大学了还怕猫!丢人!

下面王九龙、张九龄等张云雷的好哥们一群点赞的。

这一切都被杨九郎看在眼里,好小子,是我看错你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爷我就陪你玩玩

“你好,我是你的家庭教师,我叫杨九郎。你也应该知道,英语不仅要会写,更要会读不然学得再好都是哑巴英语,英语学习不仅是笔头应付考试,更要学会与别人交流。这样吧,咱加个微信,你把每天学的单词啊句子用微信语音发给我,我好及时纠正。”

“啊,老师,不...不用了”

“没事的,这会更快的帮助你提高成绩。”杨九郎一脸坚定道

于是张云雷稀里糊涂的加了杨九郎的微信,还忘了屏蔽他。

叮咚,张云雷的手机提示音响了,屏幕上张云雷看到的是一线天老师点赞了自己刚刚发出去的朋友圈。

“咱们上课吧!”杨九郎笑着说,张云雷看到杨九郎的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

To Be Continued......

家庭教师.aui

今天坐在培优班突然听见隔壁教室教音标的声音,脑子里冒出一个梗就写了,幼儿园文笔又臭又烂又长废话连篇毫无逻辑请多包涵💗 虽然人设写得我自己都不相信吧但是还请大家凑活着嗑(要是有与事实不符合的地方拜托各位大大及时指出我好及时改正谢谢各位) 占个tag,要是嫌写得烂就删掉。

杨九郎是某师范大学英语系在校大学生,眼看着到了暑假,杨九郎决定靠自己的能力挣得人生第一桶金,一方面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也给家里减轻负担,自己也快毕业了,提前积累教学经验顺便赚些零用钱,何乐不为呢?便托了同学帮忙找个工作,靠自己的专业吃饭,给别人当家庭教师,教中小学生做个作业之类的。

这边张云雷是刚中考完的学生,整个一纨绔子弟,家里有钱供着他,也不学习,整天就和那几个好哥们儿到处晃悠。这不,高中也没考上,家里只能花钱给他送进了这个口碑很好的私立高中。可这所高中对成绩的要求非常严格,以张大少爷目前的成绩是进不去的。我们张大少爷哪科成绩都还算优良了可就是英语太差了,从小学也不背单词,不听语法。英语作业都是好哥们孟鹤堂帮忙写的,老师教音标的时候在下面和哥们玩牌,考试时就找自己同一学校跳级的三好学生外甥作弊。

张大少爷还有一个不让说的黑历史:小升初考试之前,张云雷小朋友找到外甥想像从前一样在英语考试时作弊,但小外甥不乐意了,说想作弊可以,但必须要张云雷帮忙洗内裤。张云雷小朋友从小这玉手一双哪干过家务啊?何况是帮自己外甥洗内裤?说出去都觉得丢人!可考试临头,不得不从。再三权衡下,张云雷小朋友只能答应了。在外甥的帮助下,张云雷成功考上重点初中,可答应了外甥要帮他洗内裤也必须得办到啊,张云雷与外甥虽然年纪相仿可毕竟是长辈,还是得信守承诺,做出榜样。可谁知道小外甥憋着坏呢,一连十一条内裤攒着等老舅洗,张云雷一边洗着外甥的内裤心里暗暗地说:郭麒麟我跟你没完!

可到了初中张大少爷还是该玩玩,英语依旧是放任不管的学科。外甥去江西找小竹马了,没有了外甥的帮助,张云雷干脆承认自己英语不好的事实,于是中考英语120分满分只考了40分,毕业证是不用愁了可把总分拖了不少。如今为了进入这所私立高中学习,张云雷不得不学习英语,把分数提高到九十分,这对于连音标都不认识的张云雷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张太太心里着急,三番五次的劝张云雷说暑假报个补习班争取在入学考试考上私立高中,考大学就没有难度了。可我们张大少爷却一直坚定自己的观点:我会泰语就行了会英语干嘛。直到姐夫出面与张大少爷彻夜长谈,张大少爷终于同意学英语,只是不报补习班,找个老师来家里教学。经过姐夫的介绍,张太太给张少爷找了个老师,师范大学英语系的大学生,暑假来赚些零用钱。今天就是上课的日子了,张少爷正坐在沙发上看 《King Of The Hill》突然听见有人敲门,张太太喊到:磊磊快去开门!张云雷一开门,只见一位壮实白净的男人站在门前。

“您好,我叫杨九郎,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家庭教师了。”

张少爷回头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面前的男人

King Of The Hell录真人版了?还来我家录?

To Be Continued......